“新美联储通讯社”解惑:为何央行加息那么猛 衰退铡刀却还没落下?
配资杠杆平台_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配资杠杆平台_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配资杠杆平台

“新美联储通讯社”解惑:为何央行加息那么猛 衰退铡刀却还没落下?

发布日期:2023-10-21 14:29    点击次数:192

  在过去的一年里,世界各国央行都以非同寻常的速度激进加息,试图冷却通货膨胀。而当前的事实证明,这或许还依旧不够——主要央行们仍很难完全停下紧缩的脚步……

  不过,有意思的是,眼下2023年上半年都已经快要过去了,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市场就持续担心的经济衰退风险,却仍难见“踪影”——尽管利率已经过大幅调升,但富裕国家的经济增长仍基本保持稳健,这在美国体现得尤为明显,同时物价压力也依然存在。

  众多华尔街预言家们口中的“衰退灾难”究竟去哪了?难道这一次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等“百发百中”的经济衰退预警指标,真的失灵了吗?对此,有着“新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知名记者Nick Timiraos在最新专栏文章中,就试图探寻答案。

  Timiraos在文中主要罗列了三点原因:

  ①疫情刺激的长期影响

  首先,2020年新冠疫情所引发的不同寻常的衰退以及随后的复苏,削弱了加息的正常影响。

  在2020年和2021年,美国和全球其他政府向那些开始转而积极储蓄的家庭,提供了数万亿美元的财政援助,而疫情的肆虐则打断了正常的消费模式。同时,央行纷纷将利率降至历史低位,使得企业和消费者能够锁定较低的借贷成本。

  因而,即便是直到最近几个月,家庭和企业也依然能够在激进加息后继续大量消费。家庭虽然动用了他们的储蓄,但这些储蓄也因收入的稳固增长而得到了补充。此外,由于与疫情有关的劳动力短缺和巨额利润,企业继续得以推动招聘。

  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上周就对记者表示,疫情时代的很多内在力量正在阻碍紧缩政策。

  汽车和建筑业这两个传统上对利率尤为敏感的行业就是最好的例子。疫情期间的半导体短缺问题限制了待售汽车的供应,导致急切的买家为现有车辆支付更高的价格。同时,尽管美国独栋住宅的建设去年大幅下降,但建筑业就业在过去12个月里有所增长。推动就业增长的是供应链瓶颈,这些瓶颈延长了完成房屋建设所需的时间。

  通常情况下,美联储的加息会迫使负债累累的消费者和企业控制支出,因为他们必须支付更多的钱来偿还贷款。但在过去的两年里,消费者并没有过度举债: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家庭债务偿还支出占个人可支配收入的9.6%,比1980年至2020年3月疫情爆发前的最低水平还要低。

  德意志银行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atthew Luzzetti表示,“在本轮紧缩周期的这个时间点上,人们预期中的很多失衡可能还没有来得及形成。”

  ②政府支出带来缓冲

  其次,各国政府的财政支出也继续推动着经济增长,缓冲了事实上被证明不如预期那样灾难性的经济冲击。

  虽然欧洲的能源危机导致该地区在冬季(今年一季度)陷入了轻度衰退,但该地区并没有像一些分析师预测的那样遭遇深度衰退。欧洲各国政府已承诺提供高达8500亿美元的资金支出支持。

  今年不断下跌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也帮助消费者省下了不少花销,这提振了消费者信心,缓解了政府预算压力,进而推高了经济增速。在过去一年间,国际油价已经下跌了近一半——从120美元左右的高位跌至了不到70美元,并低于了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之前的水平。

  中国经济的重新开放也支撑了该国许多贸易伙伴的经济活动,同时中国决策层可能在接下来推出更多新的刺激措施。

  在美国,财政政策在今年为经济提供了更多动力。美国总统拜登在2021年批准的大约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和去年签署的两项立法提供了数千亿美元的资金,以促进可再生能源生产和半导体制造,这些资金还在持续流入实体经济。

  ③加息影响发酵需要时间

  第三,加息的影响往往也相对滞后,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冷却经济增长和通胀。

  英国央行于2021年12月首次将利率从接近零的水平上调,而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则分别于2022年3月和2022年7月首度启动加息。

  根据一些业内人士的预计,美联储前三分之二的加息可能只是将利率恢复到不再“踩油门”的水平,而后三分之一的加息才开始通过“踩刹车”减缓了经济增长。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在上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其结果是,目前紧缩政策限制经济增长的时间可能只有八到九个月。

  芝加哥联储主席古尔斯比(Austan Goolsbee)曾将美联储加息500个基点的潜在影响,比作倒霉的卡通人物大笨狼怀尔(Wile E. Coyote)所面临的看不见的危险。

  “如果你在一年内加息500个基点,是否会有一块巨大的石头飘在头顶……落在我们身上?”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称。

  研究公司TS Lombard的董事总经理Dario Perkins则指出,利率上升正在以不明显的方式减缓经济增长,比如导致雇主削减空缺职位或公司放弃扩张。他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货币政策似乎没有发挥作用,但实际上它依然是有效的。”

  攀登“最后一英里”

  Timiraos表示,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央行可能没有尚采取足够多的紧缩措施来冷却需求。例如,欧洲央行本月将关键利率上调至3.5%,但经通胀因素调整后的实际利率仍为负值,这可能仍处于一个刺激性的水平。

  许多经济学家仍然预计在未来6到18个月内会出现经济衰退,这可能是因为过去加息的影响尚未显现,或接下来仍将面临未完成的加息。

  由于经济活动的信号不一,人们其实很难判断到底要把利率加到过高。在美国,招聘市场一直很强劲,但5月份雇员们的平均工作时间已有所下降,最近几周初请失业金的人数也攀升至了2021年底以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美国劳工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能源和食品杂货价格的下降,帮助美国5月份的CPI同比涨幅从去年夏天约9%的四十年高点降至了如今的4%。物价上涨的广度确实已经缩小了。5月份,CPI分类中只有不到一半的种类涨幅超过了5%,低于去年曾一度出现的八成占比。

  然而,中央银行家们仍然感到焦虑,因为所谓的核心通货膨胀——即不包括容易波动的食品和能源的物价涨幅,仍然相对居高不下。核心通胀指标往往能更好地预测未来的通货膨胀。

  总部位于瑞士的国际清算银行在周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中就警告称,将通胀降至许多央行2%的目标可能比预期的更难。

  国际清算银行表示,高通胀持续的时间越长,人们就越有可能调整自己的行为并强化通胀。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可能会发现他们需要引发更严重的经济衰退,以迫使通胀降至目标。

  Timiraos最后指出,正如国际清算银行所说的——“最后一英里可能构成最大的挑战”!